隋唐时期的僧人书法家
来源:北海禅院 | 作者:洪丕谟 | 发布时间: 2018-04-23 | 76 次浏览 | 分享到:

  隋唐时期我国佛教高度发展,高僧辈出,他们除了对佛教典籍有所研究、阐述以外,对于书法道,也多能手。如隋代的智楷、智永、智果,唐代的释怀仁、齐己、大雅、怀素、高闲、亚栖、贯休等,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智永是陈、隋时著名书法家,他名法极,俗姓王。对于他的书法活动,唐李绰在《尚书故实》中谈得较详细:“右军孙智永禅师,自临(集王羲之《千字文》)八百本,散于人间。江南诸寺,各留一本。永住吴兴永福(欣)寺,积年学书,秃笔头十瓮,每瓮皆数石。人来觅书,并请题头(题写匾额)者如市。所居户限为之穿穴,乃用铁叶裹之,人谓为‘铁门限’。后取笔头瘗之,号为‘退笔冢’,自制铭志。”智永是王羲之的第七代孙,据说他在吴兴永欣寺学习书法,曾经登楼三十年不下,克嗣家法,为我们留下了铁限笔冢的佳话。现在我们看到的他所留下的真、草《千字文》墨迹(亦有认为是唐临本的),写得温柔敦厚,很有韵味,是历来为艺林所推许的珍品。此外,关于智永的书迹,据米芾《宝章待访录》所载,尚有真草书《归田赋》一种。此迹明代只存片段行书六行,藏吴廷家,刻入《馀清斋帖》,其后又被刻入《秀餐轩帖》。记得清朝末年的杨守敬氏,曾对此帖有过“《文皇哀册》,出自此赋”的说法。至于说到智永的书风,苏轼比况得妙,认为是“骨气深隐,体兼众妙;精能之至,返造疏淡。如观陶彭泽诗,初若散缓不收,反复不已,乃识奇趣”,可称入木之评。

  智永之外,他的哥哥智楷也工于书。唐代书法理论家张怀瓘在《书断》中曾经说过:“(智永)兄智楷亦工草,丁觇亦善隶书。时人云:‘丁真楷草。’”此后,“丁真楷草”就成了一句用来褒美人们书法的成语了。

  智果是隋代的另一书僧,他生活在隋仁寿年间,会稽(今属浙江)人。除了爱好文学之外,他在书法上也很有一些造诣。据说他曾经为隋炀帝写《上太子东巡颂》而被召居慧日道场。对于他的书法,隋炀帝曾有过“智永得右军肉,智果得右军骨”之评,可见他的书法是以骨力坚劲著称的。可贵的是,智果和尚除了书法实践之外,还为我们留下了《心成颂》一篇。《心成颂》虽说篇幅不长,但是对字体的结构,却分析得很是入理,以致于流传到了千百年后的今天,仍为人们所称道和取法。

  唐代是我国书法发展的全盛时期,因此僧人书法亦多可观。怀仁是唐太宗时长安(今西安)弘福寺的和尚,《宣和书谱》说他“积年学王羲之书,其合处几得意味”。唐太宗制《圣教序》时,他受都城诸释的委托,化了大约二十年左右的时间,将内府的王羲之遗墨集成《圣教序》一碑,可见工程之大。我们现在看怀仁所集的王羲之《圣教序》,写得龙飞凤舞,上下贯气,自然而又流畅,好似一手写下来似的,一点也看不出凑合的痕迹,这自然要归功于怀仁二十年来呕心沥血的精心安排了。关于他的书迹,宋代宣和御府曾藏有行书《圣教序》及草书《临晋王羲之<往还>等帖》各一件。在这以后,开元时期的兴福寺僧大雅也曾在开元九年(721)有过集字成碑之举,他把王羲之的书迹集成墓志一通,由于其后不久此碑被埋入土中,直至明末万历时因为浚西安城濠,方始重新出土,其时上半已佚,仅存下半,因此碑名已不可考,也有称它为《半截碑》的。明末的安世凤在《墨林快事》中曾对此碑有过评述,他说:“大雅乃兴福寺僧,故谓之《兴福帖》,其集王字,顾独得其精神筋力,俨如生动,不比怀仁,只得其形模,并其古淡之趣而已,是以书家重之。”评价也是很高的。以上二位僧人虽说是集字成碑,但如果本人不通书法的话,根本不可能有此作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