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日本禅
来源: | 作者:pro065412 | 发布时间: 2018-06-14 | 111 次浏览 | 分享到:

说到佛教徒的饮食,大多会脱口而出“吃素的”,文雅一点或称“茹素”、“素食”。对佛教的历史与术语略有了解的人可能会说“不吃荤腥”,比如在餐厅点蔬菜时,和店员强调“不放葱蒜、不要洋葱”,一副“葱蒜非素、洋葱有毒”的科普脸。



在日本,“素食”早已不再是佛教徒的一个标签。相反,“可食酒肉”成了日本佛教最引人注目的特点之一——“自今,僧侣肉食、妻带、蓄发等可为胜手事”(可为胜手事:悉听尊便),明治政府于1872年颁布的这则《太政官布告》与梁武帝萧衍的《断酒肉文》有异曲同工之处,即都以王法干预佛法,导民新风,后成传世道统。


日语称佛教寺院的饭菜为“精进料理”,不用动物性食材,虽然也可以翻译为“素食”、“素斋”,但事实上,只有寺院以外的无肉饮食才被称为“菜食”(素食),而这种“菜/素”意并非古之传习自中国,更多的是对应于英文Vegan/ Vegetarian,故常见片假名写法“ビーガン/ベジタリアン”而不是汉字“菜食(者)”。只因这种“素食”概念来自欧美的Vegetarianism及其相关文化的影响,但以鱼类为主要蛋白质获取来源的日本民众很少跟风奉行。


有意思的是,经常能遇到来自欧美的“素食”(Vegetarian)学者,到了日本之后并不拒绝生鱼片,甚至餐餐啖以刺身。他们“吃素”不是出于宗教信仰或者修行的需要,而是为了以减脂为主要目的的健康长寿,鱼肉则是被科学验证了的营养丰富的健康食品,如此,“素食者吃鱼”也就不足为怪了。当然,深受中国佛教素食传统影响的日本民众对欧美的这种“鱼素主义者”并不以为然,尤其当大多数Vegetarian也自诩环境或者动物保护主义者,反对“捕鲸”、批判日本传统的“鲸鱼料理”时,“鱼肉非肉”的哲学诡辩加上“鲸鱼非鱼”的科学说辞往往会破坏主宾之间觥筹交错的融洽气氛。至于酒,当然和“鱼素主义”无关了,獭祭酒与金枪鱼刺身可是榻榻米筵席上的流行绝配!


简言之,日本街头的“素食”与佛教几无关系。当代日本佛教特有的饮食只是“精进料理”——一种听起来似比“怀石料理”更考究、更昂贵的菜系。


“精进”是常见的佛教术语,尤作为“六波罗蜜”之一为人所熟知,大意是:拼命地努力、毫不懈怠地追求上进。佛教传入日本百余年后,公元675年,天武天皇明令禁止僧侣食肉。于是,在特定的日子过一下僧侣式修行生活的在家居士在这种日子也不能吃肉了。居士们为了精求进步而择定的在家修行的日子称为“精进日”,以示要比平日更加努力地上求佛道。在“精进日”里食用的不含肉类的饭菜就被称为“精进料理”。因此,可以说精进料理源于精进的居士,而非寺院僧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