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都在为生活做加法,而很少考虑怎么做减法
来源: | 作者:pro065412 | 发布时间: 2019-03-08 | 42 次浏览 | 分享到:
第一次上山的我,在老师兄们的照顾下,安排着在山上的闻思修活动,而带给我最大触动的,就是希阿荣博堪布为所有上山弟子们安排的一次八关斋戒。

在守持八关斋戒的这一天中,所有居士戒律都变成最严格苛刻的。无论是戒饮食,还是不打任何妄语,对习惯了世间习性的我来讲,都是很大的挑战。

之前的一天还请法师简单介绍了戒律的具体要求,当听到一天中只能在中午喝一次水,吃一顿饭,并且确保不打任何妄语,否则就破戒时,心中真是担心自己能否坚持下来。但看到其他师兄们也都纷纷参加,自己也就只好硬着头皮加入了。

终于到了斋戒日,天还是一片漆黑的凌晨,师兄们纷纷按时起床,在做斋戒之前,先认真地洗漱,当然,少不了提醒自己不能习惯性地喝水。随后,大家纷纷前往经堂,一向勤劳精进的达森堪布早已经安静地坐在那里等大家来。

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回到房间时,突然感到很茫然,不能喝水不能吃早饭,虽然并不饿,但少了这些多年串习下来的环节,还真的很不适应。决定还是独自转山转经去吧,这时候与师兄们在一起,反而担心容易说话多了打妄语。

白天安排了法师的讲课,师兄们诵经的时候格外认真,声音洪亮,估计大家都憋得难受,这是难得的发声机会。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每个人看上去都尽量多盛了一些饭菜,以免晚上会饿。

最艰难的挑战到来了,平时我们在世间忙于工作应酬,晚餐通常是最重要最丰盛的一顿饭,从未做到“不非时食”。这次面对的不仅仅是饥饿,特别是感觉到饥渴难忍,只能给自己尽量安排事情来分散注意力,不停地转山转经,不停地持咒做功课,却发现越这样越饥渴。还无法向旁人表达这种痛苦,担心妄语。唯一的期盼就是黑夜快些降临,太阳早些再次升起。

看着其他第一次受斋戒的师兄眼神中也有类似的强忍之态,心中竟稍稍得到一丝安慰。觉得别的师兄的状态也不比自己好,无始以来胜负心的习性又跳出来。习惯了向外的攀比,只要有人和你一样的痛苦,就会比自己独自痛苦好受一些。

习惯了向外的要求,为什么晚上的时光过得这样慢,如果能再快些,我就可以痛快地喝水吃饭了,那该多舒服呀!为了让这种难受的感觉更麻木一下,最终还是放下了手中的课诵集,早早地睡去。

天终于大亮了,刺眼的阳光洒进屋子,翻身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痛快地喝干杯中的水,不,应该称为甘露,因为从未觉得水竟这样甜……

一个人坐在扎西持林的草地上,看着眼前的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如极乐净土般的美丽世界,昨天守持斋戒的那点痛苦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可以放开吃喝,随便说话了,可内心中已无半点欲望,反而在想,如果再来一遍,我应该会比昨天更容易度过了。但为什么昨天会觉得这么难以忍受呢?
下一篇: 宇宙知何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