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出家人的心路历程
来源: | 作者:pro065412 | 发布时间: 2019-01-31 | 26 次浏览 | 分享到:
      和大部分同龄人比我是幸运的。幸运的是自己在童年闻到佛法,青年时代能够剃发出家,在清净的僧团中过着以不自在为自在的生活。我喜欢早上在殿上供花时看着那花上一颗颗晶莹的水珠;我也喜欢出家师父们披搭袈裟时的洒脱;我同样也喜欢磕大头时发出的那种“嚓嚓”声……随着时光的流逝,我渐渐习惯了僧团中的生活,喜欢这种以不自在为自在的生活方式。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1996年,当时的我还在南方读小学一年级。老师问我的理想,我不假思索地答道:“我要当和尚!”话音刚落,惹得全班哄堂大笑。从那天起,某些同学叫了我四年半的和尚,一直叫到我2001年转学回家乡。在随母亲回家之前,大宝恩师特意教诫我:要时刻保持一颗出离心。12岁的我害怕了,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何时才能回来……

  到了家乡的学校,望着那一张张陌生的面孔,我感觉与他们的距离难以测量。在班上一直保持那种沉默寡言,令人感到神秘的形象。初中阶段唯有几个爱好相近的同学还能跟我搭上几句话。我不了解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在校园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但我知道他们是让我通向开朗、乐观的桥梁。周末的清晨,天曚曚亮,我们去公园爬山。他们坐在山顶听我讲南方的人文特色。我还给他们说一口流利的南方话。他们笑了,他们的笑容是如此天真无邪。

  时光悄然流逝,我们上了不同的高中。又是一所新的学校、一些新的同学、一张张新的面孔。时间稍长,我发现高中生有着小学生、初中生没有的一些特征,两者的分界线异常清晰。高中生们学会了对自己陌生、不喜欢的人露出笑容。而我好像还没长大,仍旧是那样对熟悉的人有话说,对陌生、不喜欢的人置之不理。下晚自习我喜欢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望着那些装饰在楼层上的霓虹灯,犹如那些同学的笑脸,虚伪而刺眼。唯独耳机里放出的音乐令我感受到了一丝的乐趣。看着道路上来往穿梭的行人,他们在社会上扮演不同的角色,但似乎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而不停地忙碌着。

  高中的第一个寒假,我们几个初中时的同学相聚。仍然是周末的清晨,还是那个公园,依旧是那座不高的山。我们站在山顶点燃带来的双响炮拼命地往山下甩,象是在阻击迎面而来的敌人。我们奋力呐喊,叫醒沉睡中的人们。我渐渐发觉他们身上少了原有的纯真,反而具备了成年人的特征。他们爽朗的笑声,接电话时的言谈举止,乃至点烟的动作都是那么富有商业性。我被他们强悍的交际能力和沟通技巧所震撼!我有些自责,为什么自己还没长大?为什么和他们有如此明显的差距?在他们面前我好像永远是个弱者。究竟谁对谁错?我与他们之间如同举行着一场激烈的拔河比赛。他们站在那一端,而我在这一端。他们竭力把我拉过去,而我不知道朝哪个方向用力。我也想长大,想成熟一些。但如果效仿他们这样的成熟方式会不会违背我1996年时的诺言?我提醒自己不要靠近分界线。我知道如果双方这样僵持下去我必输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