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选择念佛法门
来源: | 作者:pro065412 | 发布时间: 2019-01-21 | 124 次浏览 | 分享到:
末学于一九八六年十二月生于河南的一个小乡村,二〇一三年工科博士毕业。现与读者分享我的学佛经历,向您展示为何一个在世人眼中属于最讲求逻辑的人群中的一员,会选择在世人看来是愚夫愚妇修行的念佛法门。

  一、最初的梦想——考上大学

  我的家乡虽然在地貌上是一马平川,没有高山的阻隔,但在观念上却有着难以逾越的高山。进入高中之前,我对文化的理解仅限于唐诗宋词,更遑论其他。那里的人们虽不放羊,却一代代重复着同样的人生轨迹:放羊,赚钱,娶媳妇,生儿子,放羊……区别仅仅是将“放羊”换成了其他工作。所以读初中时,我就立志一定要考上高中,跳出“放羊”的循环。所幸我的父母非常明智,竭尽所能地供我读书。

  二〇〇〇年,我如愿考入市一中,才第一次在城市里见到摆满各种书籍的书店,于是开始了在文字中游历的日子。然而这些游历并没有让我找到答案,感觉古人凄凄惨惨的悲苦境遇,多是怀才不遇,怨天尤人,他们那些深情的抒发,并未给我一丝光亮,天空依然晦暗,人生仍然不知为何而来,又何所从去。每次回家,我看到街头人们落寞孤寂的神情,黯然神伤,怎样才能令他们幸福快乐?那时以为科技和财富应该可以为人们带来幸福,所以,我便努力读书考大学。二〇〇三年,我如愿进入北航。

  二、艰苦的探索——叩问中西

  进入大学后,最高兴的是终于有机会泡在图书馆了。对于自己想寻找的人生的答案,我想大概当代最优秀的学者们应该知道,所以就去读《北大清华演讲集》,然而却发现科技与财富并不能给人带来真正的幸福。如果可以,那么那些光鲜亮丽的时尚达人与财富自由的新贵们,大概也不会有烦恼了。

  我又想,既然财富与科技不能带给人真正的幸福,那么思想文化或许能提供答案。大二时,我开始阅读西方启蒙思想家的作品。几乎读遍了十八世纪启蒙思想小说以及西方哲学家的著作,了解了很多新鲜事,然而于最初的疑问却依然无解,感觉更加不知方向。大三时,无意翻看了四库全书《子部精华》,看到《孔子家语》中“今世俗之陵迟久矣”“上教之不行,罪不在民故也。夫慢令谨诛,贼也”之言,令我感到非常温暖,大概“言沃我心”就是这种感觉吧。继而读《论语》《易经》,以及程朱理学等书。在这期间,还读了道家的《道德经》《庄子》以及《庄子》注解等书和佛家的《金刚经》《维摩诘经》《六祖坛经》等经典。然而很遗憾,由于智慧浅薄,并没有领悟到佛法的真谛,于佛经也就放下了,这样就到了大四。保研之后无事,就到北医去听中医讲座。我也开始研读《黄帝内经》以及其他一些名医著作,不过中医的理论实在是不容易搞明白,看了很久,脑海里依然是一团浆糊。名医案例中一些超出常情的案例,也令我开始思考,人为什么会生病?